首頁 > 連續劇 > 劇情介紹 > 正文

硬骨頭之絕地歸途

2019-04-30 18:33:12 

硬骨頭之絕地歸途

硬骨頭之絕地歸途

集    數:50集

類    型:抗戰

導    演:馬躍千

主    演:韓棟,徐小颯,郭東文

播出:梅州-1《黃金強檔劇場》4月30日

0b55b319ebc4b745eabdcaa9c3fc1e178a821567

劇集簡介

《硬骨頭之絕地歸途》講述了抗戰期間,抗聯偵查員文龍集結各行各業的勞工組成抗日小分隊,經過斗爭,終于將安娜和日軍暴行資料安全送達根據地的故事。

“九一八”事變后,侵華日軍在中蘇邊境修建了號稱“東方馬奇諾防線” 的軍事要塞。蘇聯將軍的中國養女安娜潛入中國東北,調查要塞,不幸被日軍抓獲。東北抗聯派出偵查員文龍營救安娜。魔術師高小莊、獵人胡大壯、國軍女特工譚卓茹、東北軍軍官魏坤寧等人參與營救。文龍把安娜從虎頭要塞勞工營救出后,勞工營日本軍官小泉清帶兵追擊。文龍原計劃把安娜從東北的中蘇邊境送出,可日軍提前封鎖邊境,于是文龍改變計劃,決定把安娜送到關內,安娜手上握有記錄日軍暴行和機密的照片,為避免泄密,日軍又派出阿部寬參加抓捕。在護送安娜的過程中,文龍帶領眾人摧毀了日軍鐵路、毒品工廠地等一系列軍事設施,發現了大量日軍侵華罪證。為保護我們掌握的日軍罪證,胡大壯、譚卓茹、魏坤寧等人相繼犧牲。經過與日軍殊死較量,最終把安娜送到了安全地方。

分集劇情

第1集

1937年,日本侵略者在非法侵占我國東三省之后,意圖擴大在遠東的戰局,牽制蘇聯紅軍,耗費巨大人力物力修建了有“東方馬奇諾防線”之稱的虎頭要塞。該要塞涉及關東軍高級軍事機密,所有被捕來參與修建的勞工,均被要塞主管小泉清以各種不正當理由殺害。蘇聯籍華裔女記者安娜,從養父——蘇聯高級將領米哈爾科夫處得知此事。為揭露侵略者罪行,安娜偷渡潛逃至虎頭要塞轄區,拍攝了多張小泉清“獵殺”勞工的重要罪證,但不幸被陰險狡詐的小泉清所抓。中共北滿地下組織應蘇聯方面請求,綜合各方情報,推測出安娜落入虎頭要塞這個魔窟。鑒于安娜身份特殊,以及她所拍照片的重要性,北滿地下負責人李孝民決定啟用高級特工文龍開展營救行動。文龍來到虎頭一帶,與附近偵查員鐵雷碰頭。二人曾經是搭檔,也是私交甚密的好兄弟,非常默契。二人聯手,找到要塞三重防守的唯一漏洞,混入要塞周邊森林,待小泉清開展獵殺行動時,混入勞工之中。虎頭要塞內魚龍混雜,以原東北軍少校魏坤寧、獵戶胡大壯、魔術師高小莊為首的小股勢力在要塞勞工營里稱雄稱霸。

0ff41bd5ad6eddc4d524c64435dbb6fd53663349

5ab5c9ea15ce36d3d3f9f18f36f33a87e850b18b

2d10-fyrcsrw7864628

第2集

小泉清對這場獵殺非常憤懣,在獵殺游戲中,第一次有七八個人逃生。很快,岡本查到有兩個日本士兵被殺,兩個訓練有素的士兵被一個人在同時用雙手鎖喉殺死。郭三懷疑是魏坤寧,可小泉清在摔跤較量中見過他出手,有些本事,但絕做不到這點。小泉清懷疑,在活下來的勞工中還隱藏著一頭來者不善的狼。他下令,無論如何要將這頭狼揪出來,下一場生死游戲揭幕上演。生死轉盤游戲中,文龍的反應雖然沒有被小泉清捕捉,但在林場逃生中無意與高小莊撞在一起的他,卻引起了高小莊的主意。高小莊因為他那一撞被日本兵發現,所以恨透了他。在那場輪盤賭的游戲結束之后,慫恿胡大壯給自己出氣,教訓文龍。不料,身壯如牛的胡大壯兩下就被文龍制服,魏坤寧看出此人不簡單,高小莊也肯定他絕不是真的5237。文龍無意跟幾人糾纏,在暗中排查安娜所關房間時,發現魏坤寧等人藏雷管炸藥地點,被岡本發現,可他們不但沒有將炸藥搜走,而是原封不動的放回去。

第3集

小泉清集合所有勞工,當場審問,可沒有人舉報或者承認罪行。小泉清下令將一干有嫌疑的人,全部槍斃。高小莊眼看魏坤寧和胡大壯也在其中,準備舉報文龍。文龍瞧出端倪,給了譚卓茹一個眼神,兩人聯手將高小莊推了出去。高小莊被冤入獄,遭受嚴厲拷打。小泉清不相信他是進小樓的人,他頂多是個同伙。為引出幕后那頭狼,小泉清宣布次日處死高小莊。胡大壯視高小莊為親兄弟,意圖搭救,可魏坤寧顧全大局,讓他等機會。胡大壯干脆一人前往營救。小泉清等的就是有人來救,早已布下天羅地網。后廚廚子刀子進牢房送飯時,瞧出端倪,暗中給躲在暗處的胡大壯遞信,可他并未聽懂。就在他準備動手之際,文龍沖出將他攔下,并證明給他看,周圍有埋伏,這才獲得了胡大壯信任。文龍早看出譚卓茹與魏坤寧互相認識,與此同時,譚卓茹說服魏坤寧與文龍合作,面對譚卓茹與胡大壯兩個說客,魏坤寧決定暫時放下面子,與文龍合作。文龍交底,當天上午,搭檔鐵雷會把家伙送進來,原本計劃當晚行動,可目前考慮到高小莊的處境,必須在高小莊被處決前動手。

6ae6-hapkuvk3162621

12e5-fyrcsrw7863771

第4集

文龍等人來到大門口附近的工地,發現大門已經被岡本全力戒嚴,東西根本無法送入。眼看原計劃破滅,文龍擬定新計劃。一面,文龍激將魏坤寧前去要塞軍火庫取軍火,暗中聯系譚卓茹協助。一面,文龍覺察到后廚掌勺的刀子有能夠與大門外來人接觸的可能性,并且也在預謀越獄,文龍前去說服他幫忙。魏坤寧在譚卓茹、文龍、胡大壯的配合下,終于進了彈藥庫,取走了家伙。文龍與高傲的刀子交手,憑借智慧和過人的真功夫,讓刀子折服,心甘情愿入伙。文龍讓刀子幫忙給鐵雷帶信,約定十二點準時炸開西墻,可岡本嚴防死守,沒有交談機會,于是,必須要用電報發送。刀子知道電報,可并不會使用,文龍在短時間內教會了刀子。可不曾想在與鐵雷碰面,暗中發報時,其中的關鍵信息被岡本打斷,刀子卻并不知道鐵雷沒有看清。時間逼近十二點,文龍等人放倒鬼子,換上鬼子皮分頭行動。文龍、譚卓茹負責營救安娜;魏坤寧負責奪下制高點的重火力;胡大壯負責救人;刀子策應掩護,為更多勞工爭取逃離機會。各方同時行動,打亂了小泉清的陣腳,一時間,整個要塞勞工營陷入火海之中。

第5集

魏坤寧和文龍相互協作,帶領大家一起殺出了勞工營,并順利取回安娜隱藏的膠卷,逃出了要塞管轄區域。文龍等人順利逃出,并向大家亮明身份,刀子是黑虎溝抗聯偵察兵的身份也被文龍識破。魏坤寧堅持不愿接受抗聯的領導,要帶著兩位兄弟胡大壯和高小莊與文龍別過。可就在分道沒多久,魏坤寧等人就遇上了追上來的岡本部,不得不返回同行,但在返回過程中,意外與胡大壯走散。按照文龍與上級制定的原計劃,在救出安娜之后,一行人前往附近的黑虎溝,找當地的抗聯高隊長,高隊長已經做好安排,橫渡烏蘇里江,將安娜送回蘇聯。可當眾人在刀子的帶領下來到黑虎溝時,發現黑虎溝已經被盤踞在附近的另外一支日軍——吉野部掃蕩,高隊長下落不明。前有狼,后有虎,高隊長又不知所蹤,小分隊的建議是趕緊離開,可文龍肩上背負著護送安娜的職責,必須找到高隊長。于是,他們一行穿著鬼子皮的“逃犯”假裝皇軍進了黑虎溝。文龍等人進了殘破的黑虎溝抗聯據點,辨認一具具尸體之后并未發現高隊長的尸首。

7014-hapkuvk3162630

第6集

高隊長帶著一行人朝著江邊趕路,不知前方江邊已經被設下了埋伏,好在前面有兩個抗聯代為探路,他們用生命報信,讓文龍等人發現危機。這條線被封鎖,看來渡江是不可能了。高隊長分析,現在一面有小泉清的追兵,一面是叢林禁區金頂子林海,唯一能走的只有一條路——跟著他回另一個據點。文龍也同意了。可這一系列的舉動,引起了安娜的不滿。不愿回蘇聯的安娜陳眾人不備,借機逃跑。文龍讓高隊長先一步回去匯報,自己帶人尋找安娜。安娜誤打誤撞逃進了金頂子林海,原來,刀子與林海中魯家屯的人有非常深的誤解。加上眾人全部穿著鬼子皮,魯家屯的人根本就不信任他們,準備將他們槍決。情急之中,文龍發現了一個細節,魯家屯村長魯伯的女兒中了槍傷,危在旦夕。文龍提出條件,治好魯小花,換幾人生路。經過診斷,魯小花身中槍傷,急需盤尼西林消炎。而最近的可能有這種特效藥的只有一個地方——吉野帶領的工程團。刀子與小花早已定情,可因為魯家屯與刀子有極深的誤會,二人一直沒能在一起。得知此事,刀子堅持要與文龍一同前去取藥。

第7集

文龍與刀子二人先來到前方鐵軌工地,幾經搜索沒有發現盤尼西林。為了在約定時間找到藥,不得不跟著冒充被殺死剛調來的日軍醫務官,返回營地。幾經波折,好不容易在營地醫務室里取到了整個醫務室最后一瓶盤尼西林,這時候,突然一個深受槍傷的人被抬了進來,文龍一看,竟是受傷昏迷的岡本。吉野命令戴著口罩的文龍,馬上給岡本用上盤尼西林。文龍不得不將在醫務室找到的最后一瓶藥用在岡本身上,但很快,他就從吉野的言語中聽出,盤尼西林在吉野辦公室里還有備份。文龍本想讓刀子前去取藥,不料,在吉野走后,文龍才從刀子口中得知,吉野就是當年帶著日本兵屠殺魯家屯的日本人。文龍安撫住刀子,費了不少功夫,終于將整個工程團唯一的一瓶盤尼西林拿到手。文龍與刀子離開工程團后不久,小泉清抵達。很快,小泉清發現了文龍曾經來過工程團一事。清醒后的岡本帶人前去追擊。與此同時,安娜得知日本人在林區驅趕獵戶修建鐵軌,盜取山林資源的消息,悄悄從魯家屯逃走。幾人逃離很快被發現,賀春帶人也追了出來。

timg (3)

第8集

岡本在山林中徹底迷路。安娜等人與繼岡本之后追上來的人撞個正著,一番激烈槍戰之后,安娜和譚卓茹被小泉清抓走。文龍和刀子交出了盤尼西林,救回了魯小花的性命,也獲得了魯家屯人的信任。魯伯也深知,他們經常在林中襲擾日本人,日本人肯定會將他們連根拔起。文龍在工程團營地也聽到了印證這一點的消息。于是,雙方準備合作,一方面救出安娜和譚卓茹,一方面炸毀日本人的鐵軌工程。文龍帶著高小莊前去營救安娜和譚卓茹,鐵雷帶人撬鐵軌,魏坤寧、魯伯和刀子帶領部落的大部隊趁夜突襲吉野工程團營地。文龍帶著高小莊假意上火車營救,被小泉清埋伏的人所抓。但其實,這是文龍要確認安娜和譚卓茹安全與否的第一步,下一步則是,在火車開入隧道時,鐵雷撬掉鐵軌,火車在隧道撞車時,文龍和高小莊開手銬動手救人。可不了,在文龍和高小莊被抓上車沒多久,高小莊藏在身上的鐵絲就被小泉清搜了出來。

第9集

小泉清志得意滿,幾乎猜中了文龍所有的計劃,此時的高小莊,陷入了絕望之中。火車朝著隧道處不斷駛近,前去撬鐵軌的鐵雷,被郭三所抓,綁在了鐵軌上。高小莊為了爭取機會保住小命,連連向小泉清求饒,并提議向小泉清表演戲法打發時間。小泉清反倒讓高小莊朝文龍開槍,以證明他的忠誠。高小莊慌亂之際,在小泉清逼迫下,扣動扳機。不料,一槍打中了車廂的電閘,車廂陷入黑暗。當燈光再次亮起時,文龍等人已經全部逃離。原來,高小莊早在文龍的指點下,留了后手,藏了兩根鐵絲。文龍得知撬鐵軌失敗,轉而跑向車頭,要將火車拉停在隧道中。小泉清下令全力擊殺眾人,一場惡戰在飛馳的火車上展開。早已埋伏在隧道附近林中的賀春等人借著兩側樹干跳入了車中,配合文龍等人行動。小泉清看出文龍動機,追至車頭,二人展開搏斗。刀子、魏坤寧、魯伯帶領魯家屯的眾位兄弟殺入吉野工程團營地,已經虛空的營地很快被眾人拿下,刀子也手刃了吉野,終于報了魯家屯多年前險遭滅族的大仇,也就此化解了與魯家屯人的誤會。高小莊、賀春跑向火車尾部意圖點燃開山的工程炸藥。

第10集

文龍等人來到與高隊長約定地點,找到高隊長留在樹洞中的情報,得知上級改變決定,不直接將安娜從東北送返蘇聯,而是穿過東北送進關。下一步,則是途經鑫隆鎮到哈爾濱。路上,他們還發現了倒在樹叢中差點餓死的胡大壯。小泉清死里逃生后,被田中將軍解除虎頭要塞指揮官職務,雖被調職,他心中有著對付鋼刺的新計劃。原本準備去佳木斯的魏坤寧等人,決定跟隨幾人到鑫隆鎮之后再分手。胡大壯得問此事高興萬分,他家就在鑫隆鎮。可當幾人到達鎮上時,卻發現整個鑫隆鎮蕭索詭異,街上面空無一人。幾人來到胡大壯家時,發現春妮也不知所蹤。刀子獨身前去接頭地點百味樓尋找聯絡人老范,可百味樓中也根本就沒人。刀子四處搜尋之際,發現了藏在百味樓廚房地下室的一部廢棄的電臺。就在刀子準備離開之時,發現被人跟蹤,刀子迅速制服來人。來人是一名自稱張大飛的跛腳男子,張大飛隱晦地談起了鎮上人失蹤之事,并暗示百味樓的人也被抓進了附近的日軍被服廠。刀子將張大飛綁在百味樓中,返回將此事轉告了文龍等人。文龍安頓好眾人,準備與魏坤寧前去百味樓審問張大飛。

b58f8c5494eef01f1ebb48f4ecfe9925bc317d57

第11集

經過前幾次交鋒,小泉清因為上級所下的必須抓安娜活口為束手束腳,但上級革去了小泉清虎頭要塞主管的職務,讓他帶兵前往內蒙,阻止安娜等人從滿洲邊境逃返蘇聯。小泉清堅決不相信文龍等人會再從邊境線返回蘇聯,而判斷他們會鋌而走險,將安娜送進關內。此時,一封由新京總部截獲的發給國府特工的電報,引起了小泉清注意。小泉清注意到發報地點是在鑫隆鎮一帶,利用的是早被日方盯上的抗聯的電臺。小泉清綜合線索,很快得到證實,譚卓茹是國府安插在警務廳的特工。小泉清立即帶兵撲向了鑫隆鎮。文龍和魏坤寧來到被服廠,很快發現,這地方表面上生產被服,其實暗地里是在產鴉片。而兩人的身份也引起了被服廠主管松田龍平的主意。松田高度懷疑這二人與前兩日抓住的抗聯情報員有關,他們來到鑫隆鎮可能是在打被服廠的主意。松田為利用二人揪出老對手——當地抗聯地下負責人老范,無所不用其極。他將二人放出,暗中盯緊,當得知二人在暗中打探老范的下落時,松田確定了自己的推測。

第12集

文龍很快識破了松田,但繼續陪他演戲,這一招逼急了藏在背后的抗聯。一位老范的代表與文龍接上頭,告知了事情原委。原來,高隊長派來送信的信使被鬼子抓了,這才驚動了松田,也沒能使他們進一步掌握情況。與此同時,刀子、胡大壯帶著安娜、譚卓茹、高小莊、鐵雷等人隱藏在親戚家。因為胡大壯一直想找到妻子春妮下落,而被張大飛捕捉了線索,很快,他們也被抓進了被服廠。全部落入被服廠,這打亂了文龍的計劃。幾經考量謀劃,文龍心中打算將計就計。監獄里面的安娜、譚卓茹、高小莊等人,商量過后,高小莊極不情愿的接受當代表找松田談判。看似膽小懦弱的小莊,里面卻別有洞天。松田得知抗聯此次齊聚鑫隆鎮,為的就是一舉端掉被服廠,而如今一部分已經駐扎了百味樓。松田沒想到,住在百味樓的人是小泉清帶領的便衣隊伍。小泉清來到鑫隆鎮發現了諸多詭異之處,幾經搜查,推測出文龍等人可能被被服廠所抓。而此次,他們是違令前往鑫隆鎮,松田龍平又是昔日內部對手阿部寬的手下,不敢輕易上門。

第13集

松田非常狡猾,將胡大壯等人關在了一處。一面假裝老范繼續爭取文龍信任,一面拿出了德國進口的逼供水,挑中了高小莊下手,意圖對比這兩組信息。殊不知,文龍早就通過藏在暗處的老范,調換了逼供水,并將消息傳遞給了高小莊。高小莊所說,和文龍在松田面前撒的謊全部一樣。魏坤寧被共產黨的暗戰諜戰的高超所佩服,數次言語間流露出對共產黨的佩服。正當小泉清猶豫之際,松田也扮成已經帶人摸了過來。兩支假的便衣隊伍,很快就能相遇,展開了一場敵人內部亂斗。另一邊,小泉清很快發現端倪,抓來一個活口詢問,得知對方是松田部喬裝的友軍。小泉清與松田碰面,二人快馬加鞭趕回工廠。文龍這邊,分頭營救被提審的高小莊和被關押的安娜、胡大壯等人。監獄里面,被注射假的逼供水后,高小莊設計殺死日軍軍醫,軍醫臨死之前按下報警器,被服廠的日軍被驚動,大壯、小莊的的生命危在旦夕,文龍與魏坤寧只好穿上鬼子皮混入日軍,前去與刀子、大壯他們匯合。

u=398611714,3130505849&fm=26&gp=0

第14集

文龍用計,大開大門,來了個請君入甕,一舉殲滅了被服廠的小股日軍。老范也早就一早就聯系上的鑫隆鎮附近的抗聯力量也趕來支援,為了護送眾人逃離工廠,抗聯隊伍做出巨大犧牲。高小莊在實驗室里松開手銬,無意之中發現了一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人。女人交給了他一個護身符,讓他幫忙帶出去。高小莊等人被救出,文龍帶著眾人劫了兩輛卡車出廠。兩輛卡車正好與小泉清等人擦肩,終于安全。可就在這時胡大壯發現了高小莊手中的護身符,認出那是春妮的物品。胡大壯二話不說,跳車返回了工廠。文龍因此犯難了,正當文龍猶豫之時,安娜先一步跳車,跟著胡大壯沖了回去。文龍見狀,也拿出槍,準備誓死一搏。胡大壯找到了春妮的尸體,眾人也返回來迎接,可此時卻被小泉清和松田堵在了工廠內,胡大壯被當場抓住。就在此時,松田身邊的張大飛一把槍頂住了小泉清的頭。松田詫異萬分,而小泉清卻并不意外,他說,這就是松田君處心積慮在找的老范。

第15集

眾人安全撤離,來到與老范約定的碰頭地點。待老范等人離開之后,文龍讓鐵雷和刀子卸了眾人的槍,然后盤問此事。安娜先一步指認了譚卓茹。 譚卓茹對此事并不承認,就在真相顯得撲朔迷離之際,魏坤寧主動承認,是他發了報。當誤會洗清之后,文龍準備帶著眾人繼續趕往哈爾濱,魏坤寧則要奔著佳木斯去。高小莊本想和魏坤寧等人同去,可他對佳木斯非常反感,異常排斥,而跟著文龍等人朝著哈爾濱方向而去。文龍等人在途經必經要道長河谷關卡時,發現了異常。刀子和鐵雷上前一試探,很快顯出端倪。岡本等人早已經埋伏在了關卡。文龍不得不決定轉道,而此時唯一的去處就只有佳木斯。負責護送幾人的抗聯返回去報信,文龍等人便朝著佳木斯趕去。魏七帶著二人進了佳木斯,在所謂的山寨聯絡點住下。魏七告知二人,城內一個警務廳的外線潘大海端掉了一個抗聯窩點,抄到了一份抗聯絕密的文件,他準備將文件截過來。

timg (9)

第16集

這份文件是關系到整個北滿地下組織重要聯絡人的名單,名單一丟,佳木斯城內大部分的地下小組都已經轉移,唯獨留下了高老莊一組也準備攔截名單。魏坤寧不料抗聯會搶先一步動手,但日本人防范嚴密,抗聯犧牲一人,還是讓潘大海逃走。文龍等人到了佳木斯,因為沒有當地抗聯的聯系方式,而動用了一處很久前的死信箱。漢奸潘大海暗中幫助佳木斯偽警察局長劉明堂拿到了死信箱里。劉明堂收到這份密報,將此事匯報給了上級,請求指示。正在司令部準備開會的小泉清得知了佳木斯來的日本軍官說起此事,很快引起了他的主意。小泉清下令一面讓當地警察搜查旅店,一面派人到死信箱約定的見面地點設伏。自己則向田中將軍申請作為特派員前往佳木斯。趁著文龍等人不在,安娜耍起小脾氣,非要到旁邊的劇團看戲。高老莊演出的一出父與子的情感戲,讓高小莊哭了起來。高小莊與高老莊在臺上對著臺詞,表面是演戲,其實都是在抒發內心真情實感。直到幾人聯手騙過了警察,高老莊才坦白高小莊其實就是他的兒子,二人關系一直很僵。高老莊得知高小莊一行的真實動機,很快向上級做了確定。

第17集

文龍計算時間,只要今晚拿到名單,天亮前出城就可以避開小泉清。他擬定了一個利用劇團資源,偽造小泉清和小泉清辦公室的計劃,引誘潘大海主動交出名單。各方著手準備,譚卓茹負責布置辦公室和偽造資料,高小莊準備喬裝成小泉清。文龍則負責去警務處把人帶出來。高小莊想到自己要冒充小泉清,非常不自在,可在安娜的鼓勵和高老莊的激將下,他還是領受了任務。譚卓茹借由出門置辦東西的名義,悄悄跑進了一間裁縫鋪。原來,這間裁縫鋪正是國府在佳木斯的聯絡站點,但她不知道,這個站點已經被當地警務處端掉了。譚卓茹發出信號,接頭人現身,此人竟是魏七。魏七得知了譚卓茹一行的目的,轉道將此事告訴了警務處長劉明堂。可劉明堂因為魏七搶奪潘大海名單失手,根本不待見他。文龍帶著刀子進了警務處,拿著譚卓茹偽造的手續成功見到了潘大海,可就在潘大海要跟著文龍二人走時,劉明堂卻趕回了警務處。劉明堂聽了屬下的匯報,急忙朝著潘大海的房間走去。可被文龍事先安排在門外的刀子打暈在辦公室里。

第18集

潘大海被文龍二人蒙面帶到了事先假扮好的“小泉清辦公室”內,高小莊因為怯場,由高老莊親自上陣出演小泉清,高小莊則假扮岡本。文龍一行的這一行動被在暗中伺機劫擄潘大海的魏坤寧和胡大壯看見,兩人認出了假扮日本兵的文龍。安娜因為無意中露餡,險些被潘大海認出,好在譚卓茹等人聯手彌補,才終于騙潘大海主動交出了名單。按計劃,在潘大海交出名單后,用麻藥將其藥倒,然后交由上級處理。可譚卓茹暗中換掉藥劑,令潘大海當場死亡。在他咽氣之前,坦明自己在警務處的房間里還藏了一份備份。文龍因此對負責放藥的安娜大發雷霆,冷靜之后,決定獨身前往警務處取名單備份。而這時,真正的特派員小泉清帶著手下已經到了佳木斯。文龍好不容易躲過小泉清等人,成功取回名單備份。小泉清命令全城戒嚴,郭三帶著人馬查到劇團,文龍等人躲過一劫,卻不料,安娜和譚卓茹卻突然不見了。劉民堂帶著魏七見了小泉清,魏七告知小泉清,譚卓茹與他接頭,并準備帶著神秘女子出城,小泉清信心滿滿,預謀再有大動作。與此同時,文龍一行人開始商討譚卓茹的真實身份。

第19集

文龍終于看明白譚卓茹的身份-國府特工。譚卓茹帶著安娜找上魏七,準備轉移交給國府上級。投敵的魏七,將一切告訴小泉清。小泉清帶人殺到,將譚卓茹和安娜抓走。小泉清印證了文龍等人藏在劇團的消息,帶人直奔劇團,高小莊為掩護文龍等人和父親,被郭三抓走。文龍等人借助暗道逃出城,可暗道很快被郭三發現,郭三和警務處長劉明堂追出了城去。雙方在林中發生激烈槍戰。魏坤寧和胡大壯原本想盯著劇團里的潘大海,卻發現劇團異常,兩人看見劇團被警察端了。二人發現暗道順藤摸瓜也跟出了城,正巧遇到文龍等人與劉明堂的槍戰,二人果斷加入其中,幫助文龍等人解了圍,兩路人馬再度會合。眾人聚在一起商議,同時對譚卓茹的種種行為表示憤恨,讓魏坤寧大發脾氣。明大義的魏坤寧,生氣歸生氣,還是建議大伙前往牛頭山,投靠之前的東北軍兄弟魏七,一起商討如何營救安娜、小莊。這邊的小莊、安娜、譚卓茹被小泉清吊到城門樓上,借此吸引鋼刺文龍一行人,前來營救,從而一網打盡。

第20集

為營救安娜等三人,文龍準備拿一個新膠卷去交換,可這計劃被愛上譚卓茹的魏坤寧套出。文龍與魏坤寧深夜對飲,魏坤寧說出當時與譚卓茹初次見面的情形,表示之前就已經愛上了她。魏坤寧用安眠藥劑給文龍酒中下藥,趁其睡著帶著新膠卷進了城。小泉清為了逼出三人說出膠卷下落,發明了一種新的游戲,逼三人喝下三碗水,而這三碗水中有一碗里有出名的毒藥“閻羅散”。高小莊擔心安娜喝到其中一碗,自己主動把三碗都干了。魏坤寧只身一人出現在小泉清所在營地,在小泉清的陪同下,他確認了譚卓茹等三人都相安無事,同意與小泉清在城門口交換。小泉清答應了要求。從地牢出來時,魏坤寧看到了受傷的魏七,也希望連帶他一塊帶走。小泉清也答應了。文龍醒來發現東西丟了,又看到了魏坤寧留下的布條,這才得知實情。文龍讓接應的抗聯部趕緊聯系城內的抗聯,準備在城門口里應外合一起救人。

第21集

文龍一行人設法將劉明堂引出城,胡大壯在林中設下多處陷阱,繳獲了不少槍支,抓住劉明堂本人。魏坤寧將小泉清部引至城門口,可小泉清根本就沒想交換,讓郭三拿走膠卷之后,立馬下了殺令。幸虧文龍等人及時趕到。文龍原本想拿劉明堂做人質牽制小泉清,沒想到劉明堂竟被小泉清一槍打死。雙方展開激戰,幸而有城內殺出的地下抗聯保護,這才成功救出安娜等人。小泉清下令調集重兵前往追擊,為了保護眾人撤離,抗聯隊伍幾乎全部戰死。而眾人根本沒有發現,身處隊伍中的魏七一直在暗中給小泉清部留下追蹤線索。高老莊在掩護文龍等撤退時犧牲。眼看著火光,高小莊震驚不已。突然,他口吐白沫,栽倒在地。這時安娜才想起,是高小莊幾個時辰前喝下的那碗毒藥。魏七一眼看出,這是中了閻羅散的跡象。閻羅散的制藥者名叫華叔,與附近牛頭山山寨的大當家董霸天有交集,董霸天手上肯定有解藥。魏七身為牛頭山的二當家,自然心甘情愿地帶路。

第22集

文龍研究軍火車將會經過的路線,迅速制定了劫持計劃。但文龍沒想到當晚押運軍火車的人會是被小泉清帶來的屬下岡本,他更沒想到的是,他們的計劃剛剛一擬定,就被魏七通過隱藏在山寨的秘密發報機發給了小泉清。當晚,小泉清提前一步來到葫蘆口,并隱藏了大部隊在附近。此時,收到的電報也證明了小泉清的推測——文龍等人會在此處對軍火車下手。岡本押運著軍火車通過葫蘆口,文龍等人按照計劃先打爆了卡車輪胎,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卡車里根本什么也沒有。文龍懷疑中了陷阱,準備撤退,可整個葫蘆口,除了押送軍火車的隊伍并無別的鬼子。小泉清躲在遠處也按兵不動,雙方在打著心理戰。都想確定對方到底藏在什么位置。而跟著來執行任務的魏七的手下賀老三,暗中運用一塊鏡子發射光線,暴露了隱藏的具體位置。小泉清下令開戰。趁著文龍等人下山劫軍火車,魏七暗中找到安娜,編出董霸天很愛拍照的謊話,引誘安娜交出膠卷。文龍等人在岡本與小泉清兵合一處后,陷入絕地。幸好此時,董霸天的一干手下殺出,這才救走了文龍等人。

第23集

賀老三回來后也第一時間向魏七匯報了情況,魏七第一時間想到這個消息是他們故意透露給小伍的,董霸天一旦問起,必然穿幫,于是讓賀老三先一步將小伍灌醉。文龍等人因為中了埋伏,上門找董霸天討要說法。董霸天名人傳喚小伍時,卻發現他已經爛醉如泥,董霸天派人在小伍房間站崗,準備等他酒醒之后當面質問。散去之后,魏七給賀老三下令,必須要在董霸天審問小伍之前,將他解決掉。文龍回到房中,回想之前的諸多事情覺得非常蹊蹺。他將懷疑的眼光放在了魏七身上。可魏坤寧堅決不相信,這個打小就認識的兄弟會有問題。文龍和譚卓茹前去試探魏七,果然文龍發現魏七身上的槍傷有問題,是近距離射擊造成的,并非安娜等人回憶的隔著幾十米遠。賀老三拿著燒雞來到小伍房門口,故作好意將燒雞遞給了兩個站崗的的兄弟吃,兩個兄弟吃了不停跑茅房。賀老三進屋將小伍拍醒拉起來上茅房,上完茅房故意給他指路進了安娜的房間。小伍見色起意,想對安娜動手,被譚卓茹阻止。醉酒后氣急的小伍把槍相向,結果被譚卓茹出手殺死。

第24集

文龍沒有取到解藥,只能按照魏坤寧的說法通知魏七幫忙。魏七偽造了一個小伍被摔死的假現場,騙過了董霸天。董霸天找到安娜,答應了安娜的交換請求。安娜溜出山寨去取膠卷,不料被魏七所跟蹤。兩人來到一間破廟,安娜剛拿出裝膠卷的小盒子,就被沖入的魏七截獲。正當魏七高興之際,卻發現破廟已經被文龍、董霸天等人圍住了。其實,早在昨晚,文龍就與董霸天照了面,文龍當面坦陳了所有事情始末,董霸天答應配合,試探魏七。魏七原形畢露,魏坤寧勸其洗心革面,不料魏七死性不改,還想劫持人質,魏坤寧親手打死了這個跟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董霸天當著眾兄弟的面,將華叔留下的唯一一包解藥交給了文龍。喝下了董霸天交出的解藥后,高小莊的毒慢慢解了。深知高小莊是為了自己才會喝下那碗毒藥的安娜,對高小莊充滿了內疚,一直無微不至地照顧著。因為這接連兩天的事情,董霸天慢慢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了文龍。而文龍也坦明,自己有任務在身,等高小莊的毒解了,他就會帶著大伙繼續上路。在上路之前,文龍讓鐵雷和刀子前去探明牛頭山后山的路。

第25集

賀老三給自己松了綁之后,拿出發報機準備發報。董霸天突然到來,賀老三連忙將密碼母本丟入火盆之中。董霸天進入,將賀老三制服。董霸天氣急之下,將賀老三打死。被燒掉的密碼母本,只剩下了一小塊,上面只有一個頁碼和一行字。文龍和董霸天都非常明白,如果小泉清發現魏七出事,肯定會放棄任何幻想,強行攻山。為了利用電臺和小泉清周旋,不讓小泉清發現魏七已死,為山寨和一行眾人爭取機會,文龍制定計劃準備下山去小泉清所在之處尋找密碼母本。山寨的元老們都不同意董霸天插手文龍一行的事,董霸天被逼無奈,直接說自己看上了文龍,要招他上門。元老們再無二話。董霸天將這件事告知文龍時,文龍大跌眼鏡,但礙于時間緊迫,文龍只能在向董霸天表明態度的前提下,默認了二人關系。董霸天召集山寨所有兄弟,包括文龍一行的所有人宣布了二人即將成婚之事。此事一出,讓一行人中的安娜、高小莊糾結不已。鐵雷等人更是不理解,文龍肩上的任務還未完成,怎么就會在此地成婚,況且他的心里一直還有一個女人。文龍沒時間解釋,緊接著就帶著刀子、鐵雷跟著董霸天下了山。

第26集

文龍、刀子和鐵雷從高老莊劇團的暗道進了城,混入了警務處內。董霸天在將小泉清拖在了會客廳,給文龍制造機會。文龍和刀子進了警務處,卻陰差陽錯被逮進了廚房,好在刀子廚藝精湛,勉強隱藏住了身份。小泉清與董霸天見面后的幾句交談,讓小泉清對這個女當家的突然到訪產生了些許疑惑。文龍眼看時機成熟,溜出后廚,摸進了小泉清的辦公室。辦公室內有整整兩面墻的書籍,文龍只得從最順手的位置開始一本一本的找。小泉清與董霸天交談,對董霸天時隔兩三天才想起講和,充滿了懷疑。董霸天為了取得小泉清的信任,坦言,自己是看上其中的文龍了。明晚她就要和文龍成親了,到時候,讓小泉清趁機帶人上山,把除了文龍之外的所有人以及他們身上的膠卷抓走,只要留下文龍即可。這席談話,讓小泉清終于相信了,他相信女人是可以為了情感做出任何事情的動物。兩人的交談甚歡,小泉清突然下令將所有食物都搬到書房,他想與董霸天促膝長談。董霸天幾番推脫,可小泉清還是堅持一定要去。文龍找遍了一面墻并未找到要找的書籍,可這時小泉清和董霸天朝著書房走來。

第27集

小泉清安排裁縫跟著董霸天上山,董霸天和文龍為了騙過裁縫,將成親之事越演越真,讓安娜備受打擊。裁縫發現了魏七被害之事,他還偷聽到,董霸天原來一直是在逼迫文龍,她提出的條件是,只要文龍點頭答應,就可以提前兩小時晚婚,在小泉清上山之前,帶著文龍等人通過密道逃走。裁縫下山之后將打聽來的消息告知了小泉清,小泉清懷疑董霸天已經瘋了,居然舍棄整個山寨,利用自己來逼迫文龍成婚。小泉清無法確認山上是否有密道,所以他也決定提前兩小時上山。高小莊見安娜非常難過,私下找到文龍,趁其不備,一棒子將其打暈。這一打引發了文龍腦部的舊傷,徹底暈了過去。小泉清提前兩個小時帶著隊伍上山,防止生變。守在后山的岡本部隊也一同上山,包圍山寨,以防有人從密道逃走。可當岡本剛一離開,在他的部隊的駐扎地底下,董霸天帶著眾人鉆出。原來,這一切都是董霸天和文龍的計謀,為的就是讓岡本讓出這個密道出口。文龍因為受了襲擊一直半昏半醒,不省人事。他口中一直念叨著的“少青”,讓人生疑。

第28集

小泉清因為接連遭受慘敗,被上級調往新京一間電影公司,主管安保。而接手新的追擊任務的人,則是與小泉清非常不對付的師弟——阿部寬,阿部寬前去德國學習特種作戰一年,如今歸來,被寄予厚望。阿部寬受命前往哈爾濱報道,途中,遇到同僚部隊攻打一個抗聯臨時醫院。同僚部隊一個中隊,被一支30來人的抗聯抵抗了將近半日。阿部寬到后,耗費十來分鐘解決整場戰斗。在董霸天的帶領下,眾人朝著郭家坳趕去。一路上,文龍都在迷迷糊糊中叫著“少青”,這讓原本就爭風吃醋的安娜和董霸天更加好奇。在眾人的“逼迫”下,作為老搭檔和好兄弟的鐵雷道出了往事。一年前,文龍與自己的未婚妻林少青還有搭檔鐵雷一起到某特務機關偷取關于虎頭要塞的勞工輸送計劃,由于任務緊急,又遇到了一個難纏的對手阿部寬,林少青為了掩護文龍和鐵雷,死在了阿部寬手中。鐵雷講述了文龍和林少青相識的過程,讓眾人都紛紛動容。安娜和董霸天都因為文龍的鐘情而對他更加心儀。

第29集

阿部寬從被打死的抗聯隊長高隊長身上搜出了一份信函,信函中提到,當地抗聯正在與一伙東北軍殘部進行和談,而這支東北軍殘部就在距離當地不遠的郭家坳部。阿部寬決定借此機會,再將這支隊伍端掉。于是,他換上了抗聯的衣服,帶著自己的特戰隊朝著郭家坳而去。阿部寬借助抗聯的身份,很快混入了郭家坳的駐地。阿部寬計劃摸清郭家坳內部情況后,快速解決這支隊伍。可讓阿部寬沒有想到,天黑之前,文龍等人也進了郭家坳。文龍是阿部寬的老對手,可惜如今他昏迷倒在床上,意識不清。唯一認得阿部寬的鐵雷,又被華叔叫到山上采藥。阿部寬決定先殺掉文龍,再突襲郭家坳。阿部寬趁夜動手,就要殺死文龍,卻被突然進門的董霸天撞破。董霸天為了保護只有些許意識的文龍,死在了阿部寬刀下。文龍用盡身上唯一的力氣,摳響了一槍,這才叫來了魏坤寧等人,可此時,阿部寬已經帶著自己的部下跳窗逃出了房間。魏坤寧等人召集所有人馬在整個郭家坳中搜尋逃走的阿部寬及其手下。阿部寬逃離之后,發出信號彈,埋伏在郭家坳外的手下,拿出毒氣彈朝著郭家坳內投射進去。

第30集

炮彈將安娜炸傷,同時還有不少郭家坳中的人感染了毒氣。阿部寬憑借著毒氣彈的掩護,率領手下逃出了郭家坳。在手下的掩護下,阿部寬將帶來的地雷埋在了郭家坳唯一的出口處,并讓手下守在了出口外,有人排雷,隨時阻擊。這接二連三的打擊,以及阿部寬的突然出現,讓傷勢并未痊愈的文龍更加陷入谷底。文龍親手葬下了董霸天,對眼前局勢完全束手無策。阿部寬接到上級指令,援軍很快就會抵達,只要他們守住出口,就十拿九穩。面對眾多郭家坳之人受了毒氣彈的傷,鐵雷回想起自己曾經聽說過一種德國芥子氣彈,可以用燙傷膏治療,于是死馬當活馬醫,讓華叔煉制燙傷膏。形勢越來越緊張,讓魏坤寧等人非常不安。幾人輪番去勸說開導文龍,文龍兩次眼看著愛自己的女人死在自己面前,心里沉入谷底。可在魏坤寧的勸說下,文龍終于振作起來。文龍讓魏坤寧等人不要坐以待斃,馬上排雷,就是硬拼也要殺出郭家坳去。眾人在郭家坳中與阿部寬特戰隊交火,逃至出口處時,卻被地雷陣攔住了去路。

第31集

阿部寬與前來支援的松田龍平部兵合一處,前往追擊。文龍一行留下了多支阻擊伏兵,可都被阿部寬快速打破。文龍等人很快到達了一條山溝處,這時他們才發現,其實阿部寬還留了后手,在此方向的必經之路的山溝,埋伏著四個狙擊手。魏坤寧和郭家坳剩下戰士先后拿身體當靶子,給后邊的胡大壯制造機會擊斃狙擊手。可魏坤寧受傷,郭家坳的戰士都戰死后,還是沒能全部擊斃狙擊手。阿部寬率領大軍很快追上來,眼看步入絕境,一支隊伍從叢林中殺出,將文龍等人救走。除了兩個抗聯帶路之外,其余人全部留在林中與阿部寬部決一死戰。文龍讓帶路的兩個抗聯返回向上級稟報,他們的行蹤已經泄露,不能再去原定的新京接頭,而是讓在新京接頭的同志坐火車,在新京的前一站接頭。兩個抗聯離開,其余的抗聯全部戰死在林中。文龍等人繼續前行,而阿部寬很快也接到上級的線報,根據內奸魏七提供的線報,他們過了佳木斯,就會去新京。阿部寬帶著人馬,朝新京方向追了過去。文龍等人按照約定朝著附近的火車站趕去。

第32集

接到上級命令的新京聯絡人孫海坐火車出了新京,到了九臺火車站。可剛落座,孫海就發現了不對勁。兩個便衣一直拿著畫像在認人,孫海注意到了畫像上的胡大壯。眼看著火車就到了九臺,文龍等人準備下車等待接頭人。孫海站在站臺上發現人群中隱藏著許多便衣,干脆就設法觸響了報警器。整個站臺亂了,便衣們很快就顯露了真身,文龍瞧出端倪,攔住了準備下車的幾人。這時候,火車緩緩開動,下一站就是新京,一行人不得不往新京而去。阿部寬得知九臺的動靜,確定文龍等人沒有下車,火速趕往了新京。在新京,阿部寬親自上車搜查,卻發現文龍等人根本沒在火車上。原來,他們在進入新京之前,就跳了車。阿部寬的這些動靜,很快被同在新京的小泉清獲悉。小泉清知道阿部寬與他所在的電影公司的頭牌演員田心兒有私交,于是以田心兒的名義將阿部寬約到了電影公司。原本前去與文龍接頭的孫海,在接頭失敗后回到新京,去采訪了田心兒。中途,與同志林少梅暗中接頭,獲取了一份滿映電影公司的重要資料。

第33集

泉清將林少梅截胡,先一步將其劫走。這一幕被正準備與林少梅接頭的新京部分同志看見,事情于他們而言變得越來越蹊蹺。孫海以為林少梅身份暴露,立即將所有同志從據點轉移。文龍帶著眾人進城之后,來到之前一年前,文龍、林少青和鐵雷在新京的落腳點。文龍帶著刀子前去高老莊聯系上級后,上級告知的地址。誰知,當二人來到此地后,發現據點內早已人去樓空。但文龍注意到,據點內搜集了不少關于滿映電影公司的新聞。第二天,一份報紙熱銷,著名影星田心兒的助理林少梅被不明身份的人士綁架,一時引起了轟動。鐵雷看到照片,想起了林少青,并坦言這就是林少青的孿生妹妹。魏坤寧建議不要讓文龍看到報紙,現在他們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可安娜還是將報紙交給了文龍,并央求他,一定要設法營救。文龍考慮多時,最終決定出手營救林少梅,文龍知道林少梅的身份,他很有可能能聯系上新京的接頭人,于情于理都得救人。阿部寬因為小泉清截胡,大動肝火,可小泉清手上已經握住了這張王牌,阿部寬不得不配合。而這時,讓小泉清最難以捉摸的是林少梅的身份,姐姐是共黨,妹妹呢。

第34集

陰差陽錯,林少梅被偽裝成抗聯的小泉清手下救走,再次進行試探。文龍等人闖入關押地,只發現了幾個看守,人卻不見了。這時,孫海現身,他看到胡大壯想起了畫像上的人。文龍也是從他口中才得知,原來小泉清也插手了此事。小泉清的計謀并未得逞,林少梅一直沒有承認自己的共黨身份。小泉清帶著林少梅返回關押地時,卻發現窩點被文龍掏過了。阿部寬帶領手下和田心兒來到文龍的藏身地,發現人去樓空,但他并不知道,他和田心兒的身份被文龍隱藏在木板后的錄音設備全部錄了下來。文龍通過孫海提供的情報,以及自己安放的錄音設備推測出田心兒是日本間諜的身份,以及她與阿部寬之間的關系。文龍利用這一點,發揮安娜的特長,通過孫海的關系,印制小報大肆宣傳。接到消息的各大媒體,紛紛堵在了田心兒家門口,正巧堵住了留宿的阿部寬和田心兒。面對質問,阿部寬不得不向媒體保證,將第一時間營救出林少梅。由于忌憚報紙上發布的兩人的照片,阿部寬讓小泉清馬上放人,并安排一出大破綁匪的好戲。

第35集

文龍思慮后,決定和孫海等人破壞滿映成立大會、揭露日本人侵略真面目之事一起解決。而要實行這個計劃,第一步就是與林少梅見上面。林少梅被“救出”之后,小泉清將其限制在電影公司之內。經過孫海提供的線索,文龍得知林少梅當天下午會前去一間服裝店給田心兒取衣服,服裝店的老板也是內部同志。文龍來到服裝店,讓高小莊發揮特長,對服裝店試衣間的結構進行了調整,來一出大變活人。林少梅接到服裝店電話,意識到是同志發出的接頭信息。她通過田心兒方面,爭取到了出電影公司的機會。小泉清派岡本一路盯緊她。高小莊對試衣間的新設計很快完成,魏坤寧、胡大壯等人都紛紛感受了一下,看不出破綻。文龍一眼瞧出了其中精髓,但高小莊堅持不讓他說。為爭取到這次機會,高小莊、服裝店老板、胡大壯、譚卓茹等人相繼在暗中配合,在岡本的眼皮子底下演了一出戲法。文龍終于見到了林少梅,可林少梅卻因為姐姐的死,對文龍沒有好臉色。好在有孫海從中調解,這才讓林少梅答應了先配合完成任務。林少梅留下了一件衣服,讓老板修改后送過去,然后帶著衣服回了電影公司。

第36集

文龍回到臨時住所后,因為林少梅的話一直耿耿于懷。安娜上前安慰,這又引發了高小莊的醋意。眾人并未意識到,林少梅打聽到線索后,如何在岡本眼皮子底下將信息傳遞給服裝店老板這成了巨大的難題。服裝店老板將蓋好的衣服送了過來,林少梅出門去取。岡本一直暗中觀察,伺機檢查所有有可能夾帶情報的物件。林少梅裝錢的信封也被岡本搜走。服裝店老板來到文龍等人的臨時住所,文龍也一時間沒有發現線索。眼前的這幾張錢,成了唯一的突破口。文龍苦思冥想后,突然回想起當初的一件往事,根據記憶,文龍試圖找到線索,果然,在錢幣中找到林少梅遞出的暗號。當晚,田心兒開車出城,前去取膠卷,被新京的地下抗聯跟蹤,確定了母帶所在的位置。滿映大會如期到來,小泉清和阿部寬兵分兩路。小泉清負責滿映電影公司內部的安保,阿部寬則負責封住城門,和各個出入口,讓文龍等人無法出城。小泉清在與田心兒對話中,驚詫得知田心兒就是武田。他們的對話被林少梅聽到,少梅意識到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而且一觸即發。

第37集

大會當天,田心兒光彩照人,就當她要帶頭唱起所謂的滿洲國國歌時,突然播出了她和阿部寬在文龍原住所里的對話。整個會場是通過廣播實時直播的,整個新京城的老百姓都聽到了真相。會場頓時騷亂,田心兒在林少梅的護送下從后門離開。而文龍等人早已等在了后門。文龍帶著田心兒出了城,而另一邊,由林少梅帶著的偽裝田心兒的安娜等人也出了城。小泉清發現林少梅身份時,已經為時已晚,當即通知阿部寬一同追擊。文龍帶著田心兒來到了存放膠卷拷貝和母帶的倉庫,將母帶和膠卷全部毀掉,并將田心兒拷在了門外。阿部寬趕來營救,田心兒為了搶救膠卷母帶,而葬身火海。阿部寬誓死一定要殺了文龍。而另一邊,小泉清追擊安娜一行到了山林中。孫海所部奮力抵抗,全部戰死。孫海臨終前,將通往下一站奉天的接頭信物——一枚賭場籌碼幣交給了高小莊。小泉清緊追不舍,阿部寬很快也趕來會合。鐵雷為了保護安娜和一行,主動留下拖延。鐵雷在林中布下地雷陣,一邊開槍阻擊小泉清部。在槍戰之中,小泉清踩中了鐵雷布下的一顆雷。小泉清下令,讓大部隊繼續追擊。

第38集

阿部寬果然中計,跟著魏坤寧等人的蹤跡追了上去。文龍來到碰面地點,就見著了安娜三人,得知鐵雷已經犧牲,文龍只得強忍悲痛,馬上帶領幾人繼續趕路。接頭的信物被高小莊帶走,文龍分析幾人肯定會去下一站奉天,找機會碰頭。林少梅與文龍三人分了手,決定去向上級匯報新京情況,在分離之前,林少梅放下了對文龍的成見。魏坤寧等人甩掉了阿部寬,根據事先孫海說明的情況,帶著高小莊和胡大壯趕去了奉天。阿部寬追擊不利,但很快,他從死者孫海身上的衣服上發現了蹊蹺。孫海在臨死前交出的那枚帶血的籌碼幣印在了衣服上,根據這個血印,阿部寬很快確定了籌碼幣所指的是奉天的賭場。小泉清因為新京的慘敗,被上級關了禁閉。禁閉結束之日,上級找到他,讓他接手新的任務,代表田中將軍前去奉天以參加生日宴會為名,就田中報告一事向奉天的金融專家光石討教。文龍等人到了奉天,但卻對魏坤寧等人的蹤跡不得而知。文龍只能憑借孫海曾說過的接頭信物是一枚賭場籌碼幣,與刀子、譚卓茹分頭去賭場盯梢。

第39集

文龍準備撤離,怎料魯小花突然出現在賭坊中,因為父親魯伯被害一事大鬧賭場。為救走眾人,文龍暗中指點高小莊參加賭局。但文龍也看出,對方有一個高手在暗中指點著賭坊管事,這個高手是代表滿洲中央銀行奉天支行前來收份子的經理。最終雙方打成平局,各退一步,文龍等人被放走。可就在幾人剛要走出賭坊門口時,阿部寬卻帶人趕了過來。雙方狹路相逢,激烈的巷戰在賭坊周圍打響。文龍使出計謀,在阿部寬的援軍到來之前,帶著眾人脫身。而這一切,都被那個銀行經理看在眼里。文龍等人逃走之后迅速將小花安頓在落腳點,魯小花的突然出現讓大家都非常費解。阿部寬發現文龍等人逃走之后,對賭坊的管事進行了審問。從管事口中得知魯小花生了病,必然會去抓藥。小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刀子外出抓藥,被阿部寬的人盯上。刀子很快發現了被跟蹤,帶著跟蹤者遛彎,最后將他們成功甩掉。與此同時,文龍帶著籌碼幣前去銀行柜臺接頭。假裝喝酒鬧事的他,被銀行經理帶走。兩人在暗中接上頭,銀行經理就是文龍等人在奉天的接頭人老錢。刀子返回落腳點后,將此事告知返回的文龍。

第40集

文龍等人剛一離開,阿部寬的追兵就找上門來。在老錢的幫助下,文龍等人轉移到了另一個住所,并認識了老錢的助手攝影師小皮。阿部寬面對再次失利,重新分析情況線索,把目光盯在了各大賭坊和中央銀行上。阿部寬上門求見銀行行長光石,不料和同樣上門來求見的小泉清撞個正著。阿部寬在奉天出現,讓小泉清捕捉到了訊號。阿部寬從光石處拿走了銀行及各大賭坊內部人員的資料,一一進行排查,企圖抓出文龍等人的聯絡人。可惜,這份名單除了縮小嫌疑人范圍之外,別無它用。文龍等人落腳后,從老錢口中得知,光石手里有一份關內的預備策反的金融人士名單,企圖對關內發動金融戰。文龍決定借助光石的宴會,混入其中,伺機偷取藏在光石臥室里的那份名單。文龍盯上了老錢提供的參加宴會上人員名單上的一對漢奸未婚夫妻。魏坤寧、胡大壯和譚卓茹聯手從未婚夫妻的手中拿走了請柬,并設計牽制住未婚夫妻。文龍和安娜化妝成未婚夫妻混入宴會場所。文龍與安娜偽裝成漢奸未婚夫妻,憑借著請柬進入宴會廳。主角光石對形象氣質俱佳,談吐不凡的安娜生出好感。

第46集

岡本帶人追擊刀子的馬車而去,刀子駕著馬車轉道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為了甩掉岡本,刀子等人在中途扔下了馬車,逃進了山林之中。收到消息的小泉清和阿部寬帶著大隊伍朝著赤峰狂奔而來,兩人分工合作,讓阿部寬前去尋找岡本進行支援,而小泉清則帶人進赤峰城內進行搜索,進一步查找其他人的蹤跡。文龍、魏坤寧跟著老袁來到王墳溝,在老袁的掩護下,三人一起進了王墳溝的遼墓挖掘現場。老袁找到考古專家中村先生,中村則表示他可能因為暗地里與他交易被人舉報了,讓三人趕緊出王墳溝。三人四下打聽,確定膠卷還沒被發現,而且就在這座遼墓的副墓室里。岡本追擊刀子等人進了山林,幾人分開埋伏,將岡本帶領的小分隊各個擊破。岡本在與刀子的單打獨斗中,使詐差點打死刀子,魯小花替刀子擋下了致命一擊。小花身負重傷,岡本帶人將他們逼入了一座山中小屋之中。很快,阿部寬也尋聲追來。

第47集

小花為了救下刀子、安娜等人,以死相逼,主動留下來阻擋日軍。在破屋之中,小花用自己的性命成功地牽制了阿部寬所部,為安娜等人的逃走,制造了機會。文龍、魏坤寧和老袁為了摸進副墓室,在山林中尋找到尚未開發的另一個入口。跟著盜洞鉆進了副墓室隔壁的主墓室,并伺機挖出一個地洞,摸入了副墓室之中。魏坤寧和文龍在尋找瓶中膠卷之際,被考古專家中村的助理撞破,魏坤寧動手將其殺掉,并取走了瓶子中的膠卷。可惜,等二人逃回主墓室之后才發現,他們所取回的膠卷并非安娜用的那幾個,而是中村的助理藏在里面的,膠卷里拍的都是舉報中村的證據!助理的死很快被發現,中村讓看守守在墓中,如此一來,已經沒了再從地洞鉆過去的機會。小泉清立刻打電話向上級請求到王墳溝遼墓參觀。三人分頭行動,打探消息。老袁打聽到下午會有日本軍官前來參觀的消息,他知道外人進墓都必須戴口罩,穿防護服,于是,三人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假扮成參觀者進去取回膠卷。另一邊,阿部寬殺死了魯小花之后,繼續帶人追擊,一路偵察,跟著刀子等人的馬車來到了王墳溝附近。

第48集

王墳溝離奇的死亡案件引起了小泉清的注意,小泉清對離奇死亡的助理進行尸檢,發現他并不是什么意外死亡,而是被人掐死的。阿部寬的到來,讓小泉清更加確定,現在文龍一行全部都被堵進了王墳溝中。小泉清與阿部寬又在副墓室中發現了幾個膠卷,以為是安娜的膠卷,這讓小泉清和阿部寬感覺勝券在握。原來,這是魏坤寧按照文龍的家,將安娜的膠卷取出,再將久膠卷放回去,為的是怕打草驚蛇,沒想到此時卻起了大作用。可文龍沒想到,當老袁返回主墓室時,竟然帶來了刀子等四人。引爆炸藥的人不是老袁,而是一直暗中潛伏在王墳溝的同志董三。董三打聽到消息,小泉清封鎖了王墳溝,阿部寬已經布下天羅地網,等著文龍回去取膠卷。文龍擬定計劃,將幾人的困境通過王墳溝的電報發給上級,請求支援。阿部寬和小泉清的手下接二連三又發現了不少線索,證明在墓室里還藏有他們不知道的地洞。阿部寬一面在墓室里尋找,一面派人進林中搜索。刀子和董三前去發報,為掩護董三,刀子在林中殺死了松田龍平,卻被阿部寬堵住。

第49集

眼看著幾人所在的地方隨時可能會暴露,文龍決定主動出擊,在主墓室被發現之前,用他們的血肉筑起高墻,保護安娜。殺死刀子后,阿部寬判定文龍等人已經進了墓室,派人封住門口,準備與文龍來個生死決戰。阿部寬派人兵分兩路追擊眾人,文龍也兵分兩路與阿部寬的人在墓室里展開打斗。阿部寬手下的特戰隊因為上級發布的不得破壞墓中文物的命令,不能使用重型武器,而被削弱了戰斗力。特戰隊被逐個消耗,但文龍身邊的老袁和董三也相繼中彈犧牲。高小莊身負重傷。文龍將阿部寬引入一間墓室中,和阿部寬進行一對一決斗,幾個回合下來戰況一度膠著,阿部寬為了速戰速決拔出匕首刺傷文龍。所幸魏坤寧及時趕來支援,引走了阿部寬的注意,文龍乘機用手中的暗器將阿部寬一劍封喉。駐守在王墳溝出口的小泉清收到消息,留下一小部分防守之后,帶著手下的大部隊也進了墓室。高小莊、魏坤寧和文龍三人一個個爭著出門阻擋鬼子,三人用自己的生命在爭取時間。

第50集

大決戰即將來臨,王墳溝周邊的隊伍在掌柜的命令下,迅速集結朝王墳溝奔去。小泉清、岡本等人也發瘋沖擊墳墓內。高小莊在與鬼子的搏殺之中,打死了眾多鬼子,高小莊。魏坤寧與文龍聯手追殺小泉清,小泉清推出郭三,將魏坤寧攔在了槍口之下。魏坤寧被小泉清打死,身負重傷的文龍追上去,要與小泉清殊死一搏。小泉清來到洞口命令洞口守衛的日本兵炸掉墓室,隨后被文龍的暗器刺中咽喉而死。日本兵端槍沖進墓道,文龍以血肉之軀堵住了日本兵的進攻,卻身負重傷,此時,上級派出的援軍趕到,將駐守在王墳溝出口的日本兵全部消滅,并打死了意圖殺死文龍的日本兵。安娜和譚卓茹獲救,其余人全部陣亡。小分隊用生命保護下的膠卷對日后的反侵略斗爭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安娜準備聽從上級的安排和文龍的建議,準備返回蘇聯。而此時,她的父親發來電報,表示得知了她一路的經歷的之后,愿意尊重她的意愿。安娜留了下來,在上級李孝民的安排下前往延安投身革命。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熱播視頻排行

48小時
本周
本月

關注“無線梅州”

掃描二維碼下載”無線梅州”App

掃描二維碼關注”無線梅州”微信號

连环夺宝试玩